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

 
 
 

日志

 
 
关于我

《新幻界》创刊于2009年4月,是由幻网主办的以科幻、奇幻等类型的幻想文学为内容的电子月刊。《新幻界》创立的目的是在传统幻想杂志之外为读者提供优秀原创幻想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更多的发表渠道。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新幻界,为你幻出一片新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科学的生命——幻想与创新  

2009-09-30 10:51:25|  分类: 专题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卷《科学神话——1979-1980科学幻想作品集》的序言

科学的生命
——幻想与创新
饶忠华、林耀琛
 
   在这部大型科幻作品集里,献给读者的是一年来我国科幻作家创作的优秀作品。
    我们欣喜地看到,科幻小说的创作,在我国又有了新的发展,数量比过去三年增加了约一倍,又涌现了一批新作者,可以说科幻小说在我国已经成了深受广大读者欢 迎的怍品。我们从这集《科学神话》中可以看到,一年来的作品,题材有了新的开拓,主题更深化了,幻想构思和故事结构更为成熟,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的设计也更 为成功。我国的科幻小说,已经渡过了它的童年期,正在探索和形成自己的特色中。

    一

    我们爱读一批新作者的作品,它们清新,它们奔放,有情有景,寓意深刻,令人玩味。征服癌症是人类的一个理想,也是科幻小说创作可以驰骋丰富的想象力的一个 领域。周永年、张凤江、贾方超的《最后一个癌症死者》是近年来以征服癌孽为题材的一篇成功之作。作品一开始就象吸铁石似的,把读者紧紧地吸住了。忠诚地战 斗在卫生战线的女医生韩菁,突然患了癌症,但她却拒绝会见从远道而来抢救她的爱人刘绪。一个悬念,使作品的幻想构思和小说构思由此展开。接着通过倒叙,以 动人、曲折的情节,从两条线交代了韩菁对刘绪的误会,和老博士冯灼从电子诊断器得知,自己只能再活几天了,进而描写了两代科学家如何为了征服癌症以挽救千 百万人的生命,无私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从生与死、善与恶的斗争,在起伏跌宕的故事中,勾勒出了鲜明的人物性格。从鲨鱼细胞中制取治癌物质的新颖幻想构 思,以及对刘绪和韩菁这一对恋人悲欢离合的细腻描写,不仅向我们揭示了科学发展的曲折道路,而且成功地塑造了主人公献身精神的崇高形象,读来令人肃然起 敬,感人至深。这是一篇幻想构思与小说构思都属上乘并且结合得非常成功、具有我国特色的作品。如果这部电影剧本能够拍成影片,那感人的情节一定能紧扣观众 的心弦。
    步实的《特别护理》是一篇以祖国医学为幻想构思的新作。这篇小说描写沙德强寻找生命活动奥秘和自我控制穴位的故事,与传奇的点穴术迥异,它是建立在可信的 科学基础之上的。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不仅在于向我们展示了发扬祖国医学的美妙前景,而且还告诉了我们这样的真理:遵循自然规律便获得成功,企图以人的意 志去改变自然规律必然走向失败。由于作者描写沙德强的惊人之举取得成功而又受到自然的惩罚,使作品比一帆风顺的故事更有深度。作者是一位科学家:作品的幻 想构思之所以大胆惊人,是与他的学识广博分不开的。我们热忱地欢迎有更多的科技工作者参加科幻小说的创作,这也是形成我国自己的科幻小说的特色所必需的重 要条件。
    刘肇贵的《β这个谜》,写的虽是大家熟悉的关于机器人的故事,但其中的机器人却比《未来世界》中的要合理得多,而且故事又十分惊险,是一篇成功的惊险科幻 小说。作品的最大特色是发展了一般以机器八为题材的幻想构思,创造了仿生机器人的新形象。阿尔法、贝塔、伽马这三个各有个性的、神通广大的仿生机器人,最 终仍不免受人控制,因为它们虽有智能而没有思想。作品情节跌宕,不断造成新的悬念,其幻想构思和小说构思都有独到之处。贝塔这绝对忠诚的机器人竟会反叛而 劫持自己的主人,出国回来的任岐竟也是敌国的仿生机器人,都是读者意料不到的妙笔。随着故事的发展,使读者在不知不觉中了解了现代控制论和机器人学的基本 知识,这也是作品的成功之处。
    金涛的《月光岛》,使我们随着主人公进入了一个既飘渺又象现实的微妙境界,梅生和他的老师孟教授研制出象还魂草一般神奇的生命复原素,不料第一次却是用来 救活孟教授那被迫自杀的独生女孟薇,两人由此产生了爱情。然而可悲的却是她不能继续留在人间,当梅生和受迫害重新获得自由的孟教授会合赶回月光岛的时候, 他们看到的只是一片绿雾和一笺信纸。整个作品处处使人感到意外,朴实的渔翁竟是天外来客,苦尽甘来的父女竟不得团圆,生死恋人竟成了两个星球的居民永生不 能相见,深刻的哲理寓于作品的离奇虚幻之中,读后不由人不鼓起勇气,排除种种障碍,去创造人类文明的理想境界。从《月光岛》这篇作品,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 科幻小说所开拓的反映社会现实这一新的题材,以及这一类作品所具有的特色。
    一年来,老的科幻小说作家也不断地有高质量的新作问世。这些作品中,不少是构思新颖,技巧娴熟,情节曲折,人物感人的佳作。
    郑文光的得奖作品《飞向人马座》,作者充分发挥了他的专长——对天文学的造诣和文学素养,把动人的宇航故事置于丰富的天文知识背景上展开,使读者随着书中 的青年英雄,亲身经历了宇宙生活,目睹了超新星爆发,险些儿堕入黑洞的深渊,最后终于返回地球。作品把天上、人间连成一体,使幻想、现实熔于一炉,结构庞 大,场面广阔,所有这些都显示了作者熟练的创作技巧。郑文光的另一新作《史前世界》,幻想构
恿有了新的突破,大胆地否定了时间倒演的习惯写法,以电脑复原并控制古生物,再现了活生生的史前世界。这样的构思读来颇有新意。这篇作品的成功,又一次生 动地说明,要使作品有新的突破,首先要有幻想构思的突破,并且还要有一定的艺术表现能力。同时,这又是一篇触及社会的作品,方立炎和蔡续这两位有不同社会 背景的青年,读者喜欢哪一位呢?作者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社会问题。
    许多读者可能读过《魔鬼三角与UFO》这篇西班牙科幻小说,童恩正的《遥远的爱))题材虽然相同,但读来却依然感人,甚为亲切。这篇新作和他的其它成功作 品一样,闪耀着中国文化的诱人光彩。由于作者对民族文化具有较深的修养,所以他的作品不管是幻想以往还是幻想未来,总是使人感到好象这些故事真的发生在我 们的国土上。《遥远的爱》是写未来的幻想,是想象宇宙人的超人的科学和技术,但主人公齐默却是一个中国文化的化身,所以他才那么勤奋、踏实、忠诚。他热爱 科学,热爱事业,在对待爱情上,一日定情,终生不谕。四十年坚守海上,每年八月二十日的深夜向天琴座的方向发出遥远的爱情信息,而在他的一生中却是没有希 望得到回音,这是何等的忠贞啊l这不正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传统吗?具有浓厚的民族文化气息,是童恩正科幻作品的主要特点,他的这个创作特色,是值得提倡和发 扬的。
    近年来,科幻小说创作的一个新发展,就是把惊险小说引进了科幻作品。在这方面,叶永烈较早作了尝试,并获得了一些可取的经验。他的《X-3案件》就是一篇 比较成功的科幻惊险小说。这种作品难度较高,一方面幻想构思要贯穿始终,要有清晰的科学主题,另一方面在人物塑造上又要与一般科幻小说不同,同时还要设计 出破案时符合逻辑的层层推理。《X-3案件》的幻想构思——生物单细胞繁殖,虽然是常见的题材,但由于故事情节曲折,所以读来仍能引人入胜,具有相当吸引 力。
    《莫名其妙》是王晓达继《波》之后的又一佳作,也可说是《波》的续篇。作者沿用了《波》中的人物,但故事却出人意外,大胆地设计了人类灵感遥感的幻想构 思。生活中我们已经看到不少人体的各种特异功能,把人体特异功能作为科幻题材,不仅使人感到格外新鲜,而且作品中的幻想构思,远远地超过了生活中的事实。 以人脑思维科学作为幻想主题的作品,近年来并不少见,但给人以强烈感受的却甚寥寥。从《波》到《莫名其妙》,我们已可看出王晓达的创作路子,特色在于出奇 制胜,有着惊人的幻想构思。作者能在人们都注意的题材中,想出高人一筹的构思,使人读了他的作品,总是暗暗称奇,不能不佩服作者丰富的想象力。作者具有这 种功力决不是偶然的。他最近曾与我们说:“以后我还是准备以科学构思为主线来来写,同时还要在文学表达形式上多下功夫,当然这个科学构思应包括社会科学及 思维科学在内”。可见,他的成功是自觉地在这个路子上下了功夫的。    。    。
    解放后,我国的科幻小说创作是从少年儿童科学文艺发端的,可喜的是,以少儿为对象的科幻小说,近年来又有了新的发展。老作家萧建亨的《梦》,象是对小朋友 讲故事,通俗流畅,娓娓动听。它讲的是一位聪明而粗心的小姑娘,由于在火车上拿错了科学家的皮包,有机会试验了包中带的梦中学习机,神奇地增强了记忆力, 而且还做了一个更为神奇的梦。作者以熟练的笔法,巧妙地通过张小梅的梦境,向小读者生动地普及了宇宙生命、宇宙航行等大量知识,而读完了整个紧张而引入的 故事,小读者对大脑思维功能的科学认识,也有了一定深度的印象。应该说,以少儿为对象的科幻小说,比以成人为对象的科幻小说难写得多,既要把深奥的科学新 知识让小读者按受,故事又要特别活泼生动,使小朋友爱读。萧建亨的许多作品,都具有这样的特色,使他成为少年儿童喜爱的作家。《梦》出版后,颇受小读者欢 迎。江苏人民出版社征求孩子们的意见时,小读者们说,他们给外星人、梦读机帮助学习、机器人铁头、离奇的死光枪等紧紧地吸引住了,所有这些,都在他们眼前 展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在调查时,一提起杨毛头,孩子们就活跃起来了,有的甚至喊出了书里的话:“杨毛头万岁l”孩子们的话,正是对这篇作品作出的公正评 价。
    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是小朋友都很熟悉的事情,但古代美洲人到过欧洲,虽然从考古学的发现和航海学的研究上,已经提出或证实了其可能性,但一般的读者,却 是不大知晓的。刘兴诗的中篇科幻小说《美洲来的哥伦布》,描写水手威利,儿时在他英格兰家乡发现了古代美洲人的独木舟,从此立下航海志愿,在他长大成了水 手之后,在考古学家、航海学家和老水手的帮助下,作了一次伟大的科学实验,乘独木舟沿着墨西哥洋流,从美洲飘流到英格兰。作者以丰富的历史知识、地理知识 和航海知识,通过威利的冒险栩栩如生地再现了古印地安人飘洋过海的惊险而艰辛的场面,读了使人不得不信服作者的论点,相信在欧洲人到达美洲之前,美洲人早 就到过欧洲了。正如作者对我们所说:“请把它作为一个十分现实的科学问题,而不要单纯作为小说来看待。我深信,这是一个曾经发生过的历史事件,才决定写出 来的。”正由于作者是对这个问题作了深入研究的,所以才能写得这么具有真实感。建立在现实的新的科学发现基础上的作品,也是科幻小说的一种类型,刘兴诗主 张“科学幻想小说最好能具有比较确切的科学性,并且能与某一现实问题相联系,才有更积极的意义。”这篇作品,无疑是他的这种见解的一次有意义的实践。
    金涛的《魔鞋》也是一篇抓住儿童心理特点的科幻小说。故事写得神奇有趣,然而却有可靠的科学根据,是一篇富有启发性、深受广大少年儿童读者欢迎的好作品。我们热忱地期待科幻作家今后能为孩子们创作出更多的优秀科幻作品!

    二

    在科幻小说日益繁荣的时候,为了提高刨作水平,对科幻理论的探讨,也日益为人们所重视。这是创作实践的必然。
    近年来,我国不少科普作家总结出了一些颇有指导意义的理论。其中有些在某一方面见解独到,很有启发;有的则是系统化了的理论,完整而有所创新,十分引入注 目;有些是根据我国实际情况提出的探索性建议;也有一些是吸收了国外科幻理论而提出的新见解。这些都是我国科幻小说理论正在迅速发展的象征。有些同志担心 我国科幻理论落后,固然,从理论与创作的关系来说,理论的出现一般总是“落后”于创作的;与科幻小说早已盛行的国家比较,我们的理论研究似乎也较“落 后”。但是也要看到:从我国科幻创作实践产生的理论,正在开始形成。例如贾祖璋提出的科学幻想小说既要有科学的幻想,又要有文学的幻想;郑文光提出的科幻 小说里的一对矛盾和科幻小说应该反映当前现实;肖建亨提出的科学幻想要提倡异想天开;叶永烈提出的科学小说、幻想小说和科学幻想小说的区别,以及科学幻想 小说的三个特点;刘兴诗提出的科幻小说的两种形式以及科幻小说与科研工作的关系;刘后一提出的科学性与夸大性的关系;饶忠华与林耀琛提出的科学幻想小说的 主题是由幻想构思和文学构思组成,幻想构思分为“单一幻想构思”和“复合幻想构思”,以及幻想是否惊人,是作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参见 1976-1979《科学神话》中的《现实·预测·幻想》一文)等。虽然这些见解和理论,有些还显得不够成熟,但在一定程度上指导和促进了我国科幻小说的 创作,已是无疑的事实了。仅从我们接触的作者和收到的作者来信看来,上述这些理论,在创作实践中,的确开始发挥作用了。我们相信,现在看来还只是雏型的我 国科幻小说理论,必将日趋完美,渐成体系;在创作实践和理论研究的相互推动下,中国的科幻小说,必将跃上新的高度。
    多年来,我国科幻小说的特色之一,是和传播科学知识密切相关,这是它受到广大读者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获得第二次全国少儿文艺创作一等奖的《飞向人马 座》(郑文光),就被誉为“通俗的天文知识读物”。受到欢迎的《珊瑚岛上的死光》,是主要“通过艺术形象来阐述作者的思想”的作品,但它的作者童恩正认 为,科幻小说虽和一般科普作品有区别,而“两者有时是难以截然分割的,科学幻想小说往往要介绍很多科学知识。”这是经验之谈。正是这种特色,为我国的科幻 小说的创作,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实践证明,普及科学知识是我国实现现代化过程中的重要任务,因而作为科学幻想小说,在作品中形象地传播科学的知识和启发 想象,诱导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树立科学志向,这是时代赋予这类作品的要求。当然,忽视科幻创作规律,过分强求传播科学知识,也是不适宜的。
    近年来,理论上对科幻小说姓“科”姓“文”的争论,是由科幻小说的目的不是介绍任何具体的科学知识的主张而引起的。实际上,这种争论不仅我国有,国外也 有。应该说,这是一种完全正常的现象。因为两者都有比较优秀的作品,而且都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嘛!马识途说得好:“我们何妨先把科学文艺办起来,在实践中 再去求定义、范畴呢?休管他人议论,文章我自为之,只要能给读者提供一点科学知识,只要能叫读者获得一点文艺享受,就可以创作,可以编印,可以发行。”
    最近,有些同志对“科学文艺”提出质疑。据说,这是因为从国外出版的《科学小说百科全书》里找不到“科学文艺”这个词,这大概是中国某些人的一大创造发明 吧?其实,只要了解一下中国科学文艺发展的历史,就可知道这个名词不仅为全国科普界一致公认,而且渊源深远。科学与文艺的结合,几千年前中国早已有之, 《诗经》、《天问》、《山海经))、《水经注》等,都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作品。这就象孟德尔先提出基因这个概念,而后才有基因这个名词,你能说它在客观上不 存在吗?总是先有事实后有名称,而且任何一本百科全书或名词词典,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总要随着客观事物的发展而不断修改再版,吸收新的名词。因而如果把百 科全书作为不变的经典,显然是不能服人的。何况当今的现实不仅存在科学文艺,而且在我国还是一种深受广大读者欢迎的作品。
    还有一个质疑是:科幻小说不属科普学范围。这个问题的确值得研究。物理化学和化学物理都是现代科学的新兴学科,前者属化学分支,后者属物理分支,但都是边 缘学科。我国不少同志认为科幻小说属边缘学科,我们认为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不妨这样设想,姓“文”的属文学分支,姓“科”的属科普学分支,各自在广阔的 天地里,自由驰骋,这不是更有利于科幻小说的繁荣和发展吗?何况国外的情况也是如此,长期的争
论,谁也没有使对方停止发展。正如有位美国评论家所说的那样,要对科幻小说下一个确切和公认的定义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们认为只要有利于科幻小说 的发展,有利于充分发挥科幻小说的社会功能,都应该支持和提倡。现在看来,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科幻小说的社会功能,倒是十分迫切和必要的。因为它将进一步 引起社会的重视,读者的欢迎,有利于各种流派和特色的科幻小说的繁荣和创新。
    至于科普学,这是我国最近提出的一门科学,是一门研究怎样搞好科学技术普及的大课题。对于这个问题的探讨和研究,正在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姓“科”的科幻小 说,在我国,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属于科学文艺的一种体裁;至于姓“文”的科幻小说,情况就比较复杂。这里有一个概念问题。据说在美国,科幻小说有两类:一类 指科学技术方面的,称作硬科幻小说;一类指人文科学(有关社会现象和文化艺术的研究,包括
哲学、经济学、政治学、史学、法学、文艺学、伦理学、语言学等)和心理学方面的,称作软科幻小说。英文Science Fiction,国内有人译作科学小说,有人则译成科学幻想小说,也有人根据内容的不同,分别译成科学小说或科学幻想小说。在这方面,叶永烈提出的在我国 有必要区别两者的建议,颇有参考价值。概念弄清楚了,也就不必为这种争论多费精力了。当然,这里还有一个与世界科幻小说名称的衔接和一致的问题,但
目前各国事实上也存在着不同提法,一下子强求统一是有困难的。何况科幻作品的题材,天地十分广阔,国外有人认为即使是幻想未来社会的作品也属科幻小说。因 此,幻想的天地应该不受科学门类的局限。近年来,严家其的哲学幻想小说《宗教·理性·实践》,在这方面已作了可喜的尝试。
    根据我国的情况,我们同意这样一种看法:“现在我们可以不忙于琢磨科普学的概念,重要的还是干,干了之后,学问就出来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我们还同 意这样的主张:“学科的分类并不是永久不变的,分类学总是从粗到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只要是研究一种特定对象的规律的学问,就是一门科学,总会得到人 们的承认”。
    三

    从我们看到的一年来发表的一百多篇科幻小说来看,目前科幻作品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幻想构思和小说构思的雷同与缺乏创新。一般说来,幻想构思应该跑在现代科 学的前面,但不少作品中幻想构思却是早已成为事实的东西,这些现象的确值得引起我们的作者和编辑重视。往往一个幻想构思一处发表了,接踵而来的是一批作 品,大同小异。有些同志说:“幻想构思也是一种创造发明,应该有‘创造发明权’。”我们认为,此话确实有理。要逐渐形成具有我国自己特色的科幻小说,不正 是要在这里狠下苦功吗?!
    当然,也不是绝对不允许雷同幻想构思的再创作,只要富有新意,在小说构思上有特色,同样也会受到欢迎。而且几个作者受到相同的一个启发,几乎在同一个时候发表幻想构思雷同的作品,这也是常有的事。但这样的作品,毕竟不宜过多,这个要求大概不会使人产生“苛求”之嫌吧?
    最近,周筠在《要科学幻想,不要低级趣味》一文中,提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不久前,一家儿童杂志发表了一组科学幻想连环画,故事讲的是在某地发生了几 起枪杀案,破案后发现凶手原来是个机器人,它还打死了把它制造出来的科学家。作者认为,从小说构思来说,不过是一般侦探小说的俗套,幻想构思可以说是没 有,只是告诉小读者利用电子技术等可以造出智能机器人这个普通的知识。这样的作品对小读者能起多少积极作用呢?在这里,那些凶杀、抢劫的情节却给读者留下 了强烈的印象。这篇作品的情节可能来源于外国作品,这里不仅提出了“不要把外国的糟粕当作精华”的问题,而且还提出了如何创作适合我国少年儿童阅读的科幻 小说的重大问题。我们认为,这是十分必要和及时的。
    科幻小说的创作是一种创造性劳动,它要作者对文学和科学具有相当扎实的基础。仅以幻想构思为例,作者如果不了解现代科学的成就和进展,就很难甚至不可能设 计出惊人的幻想。现在再发表根据相对论原理来“幻想”父亲比儿子小这个几十年前早就广泛传播过的“奇迹”,读者大概不会感兴趣了吧?据报道,国外已开始将 癌症病人采用速冻法把“尸体”保存下来,一旦治癌医术有了突破,再将“尸体”加温复活,进行治疗。这样,再发表用速冻法延长寿命的科幻小说,读者看了之后 又会怎样想呢?二十年代国外的科幻小说《陶威尔教授的头颅》,向读者展示了离体人头能继续进行思维活动的惊人情景,作品发表后,人们不禁为之轰动;最近, 我国发表的《死而复生》,设计了离体人头和无头躯体结合复活的幻想,当作品写到张戈和自己的遗体告别时,仿佛突然进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这篇作品虽属再创 作,但读来仍有新意。
    据报道,美国的罗伯特荷华博士,早在十五年前就提出人类的脑子若想移植到另一个人的头上,最完善的方法,就是把整个人头原封不动地移植过去。他的这一爆炸 性结论在七十年代曾被人取笑为“荒唐的谬论”。现在,经过一系列试验,罗伯特荷华博士坚信换人头手术实验,比换心、换肾来得简单易行。据说,他所研究的换 人头手术,在不久的将来即可获得成功。到那时,如果再来什么“换头术”的科学幻想,岂不是倒过来跑到现实的后面去了吗?我们举这些例子,无非是希望从事科 幻创作的作者,要在文学和科学上决心练些硬功夫。这样,才能创作出高水平的科幻作品来。
    《最后一个癌症死者》的创作过程,是值得我们开始从事科幻写作的作者学习的。据说,作者之一的贾万超从《科学画报》中看到一篇两三百字的介绍鲨鱼不患任何 病变的短文,很感兴趣,于是就开始构思,设计从鲨鱼获得启发,写一篇用鲨鱼抗体治癌的科幻小说。构思完成后,就写了初稿,但感到不够理想,由予工作很忙, 就请张凤江写了第二稿,周永年看了,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科幻电影剧本题材,于是三个人就开始讨论研究如何改写成电影剧本。先由张凤江写一、二稿,最后周永 年和贾万超修改定稿。一篇科幻作品,先后写了五稿,从开始构思到发表,共化了近一年时间。可见高质量的作品来之不易,同时是与作者在文学和科学上所具备的 扎实基础分不开的。一挥而就即使有时也会写出一两篇好作品,但毕竟是不值得提倡的,尤其是对于开始从事科幻创作的同志。
    为了创作出具有我国特色的科幻小说,既要学习和吸收国外科幻小说和他们的创作经验,更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在幻想构思和小说构思两个方面都要敢于创新,不断 扩大题材的范围,可以写科学技术,也可以写社会科学,如人才学、管理学等等。只有这样,才能使科幻小说创作日益繁荣,充分发挥它的社会功能。
    科学的生命在于创新,而想象和幻想则是通向未来和开拓未来的桥梁。“有幻想才能打破传统的束缚,才能发展科学。”我们相信,在加速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征途中,科幻小说将日益显示出它那启发想象、开阔思路、传播知识、诱导探索、开发智力、培养人才的独特功能。
 

                                                    一九八O年六月
 
                                                    注:文中所引全部资料,均参见本书附录二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