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

 
 
 

日志

 
 
关于我

《新幻界》创刊于2009年4月,是由幻网主办的以科幻、奇幻等类型的幻想文学为内容的电子月刊。《新幻界》创立的目的是在传统幻想杂志之外为读者提供优秀原创幻想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更多的发表渠道。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新幻界,为你幻出一片新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云时代的狂想者——2008年科幻“银河奖”得主长铗专访  

2009-07-04 17:14:19|  分类: 幻海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的狂想者
——2008年科幻“银河奖”得主长铗专访
特邀主持/呱啦啦

呱啦啦(以下简称呱):首先,恭喜你获得2008年度中国科幻银河奖,可以给大家介绍下《扶桑之伤》的创作缘由吗?
长铗:这个小说的灵感来自于学校的化石林,坐在硅化木石凳上,看那兀秃、高大的远古植物躯干,看石桌上凝固的时光之轮,思绪就似乎飘到了几百万年前。但故事主角的原型却是来自现实。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代沟的时间段分割得越来越细。什么叫代沟?代沟就是学弟问我觉得菊花台怎么样,我说没喝过。新生人类生长成熟得很快,就像植物的年轮,在那些阳光、营养、雨水丰沛的年代,两条年轮之间的距离会很宽。同样,在我们这个时代,三四年时间就可以制造出足够宽的时代隔离感。我常常感到自己的生活经验已经理解不了那些只小我几岁的人群,他们的行为看起来像行为艺术,他们的非主流却像是主流,他们说话像是唱歌,而唱歌却像是说话,这些都很能吸引我,趁着自己还能涌动青春热血,赶紧记录下这个故事。

呱:对于这篇作品你的满意度是多少?
长铗:我自己给这个小说打70分。故事是很肤浅的,连文字都很青涩,因为我觉得,要写一个青春的故事就得用这种肤浅、简单甚至粗暴的方式来表达,所以,留给成熟的头脑去回味的余地的确不大。

呱:从2006年获银河奖的《昆仑》到2008年的《扶桑之伤》,你一直很热衷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以科幻方式做出解读,觉得科学与宗教神话,科幻与奇幻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共通的吗?
长铗:科学与宗教、科幻与奇幻、东方与西方本来就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应该是文化共识吧。对于面向未来的科幻文学来说尤其如此,因为地球正变得越来越小,它越来越像一个统一的超大陆,而非支离破碎的大陆板块。也就是说未来也许只存在人类文明——相对于外太空文明来说——而人类文明内部的细分已经不重要了。所以,我很注重在故事中融合各种文化,不同地域的,不同民族的,不同学科的,不同时代的,不同宗教的等等。

呱:2009年2月最新发表的《屠龙之技》中关于“云计算”的设想来自何处启发呢?
长铗:
《屠龙之技》的构思无疑受“云计算”的启发,“云计算”的设想来自哪,据我所知,好像是SUN公司首先提出了这个概念。

呱:对于本文在部分程序员读者中引发的争议作何看待?
长铗:程序员朋友对本文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技术细节上,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在写作中对程序设计这一门高深的学问采用了虚写的方式,但是他们觉得我所描写的已经脱离了真实生活,有些地方还背离了编程的主流思想。这些探讨很有趣,下一次写作我会多做一些技术刻画上的工作。

呱:你觉得这篇属于“塞伯朋克”作品吗,觉得此文比之《真名实姓》等经典有何差异?

长铗:这个小说跟赛伯朋克关系不大,“赛伯朋克”的核心在于信息化、虚拟现实、人机共联,而“云计算”概念的关键在于网络。怎么能与《真名实姓》比呢?用某网友的评语说,《真名实姓》这1987年写的小说,放在今天看依旧很酷。《真名实姓》所描写的“赛伯世界”与“云纪元”哪个与我们更近?当然是后者。云计算只是一个近未来甚至已经有商业应用的现实科技,所以有网友认为它只是一个商业概念。

呱:对于弗诺?文奇等人在《彩虹尽头》等著作中提出的“超人剧变”奇点理论,觉得跟“云计算”设想有何相通之处?对这种理论有何看法?
长铗:“超人剧变”是一个体系非常庞大的理论,“云计算”应该算其中的一个方面,即大型网络的构建可能会导致网络智能的出现,以及人类智能与大型网络的结合可能会无限倍放大个人的能力。
       有网友认为《屠龙之技》里面的“融”不真实,就像武侠中的武林高手一样,以一当百,过于夸张。这种误读其实是由于对云纪元的不了解。在云纪元,由于信息的 共享、云计算的发展,让渺小的个人完成史诗般宏大的工程完全成为可能。为什么?首先不能用现实中的概念来理解网络世界,因为万维网是一个以幂律分布为丛林 法则的世界。在现实生活中,像姚明那样的巨人是很少很少的,而且他高于普通人还不到一倍,亦即现实中多数事物是符合正态分布的,放在坐标平面上那就是一条 钟形曲线,很高或很矮的人都是非常之少的,同样,很聪明与很傻的人也是很稀少的,而幂律分布则不一样,曲线的后半部分拖着一条长长尾巴,研究这条尾巴的是 人们所熟知的“长尾理论”,在曲线的前部分,则是高山仰止式的巨人,“马太效应”或“二八原则”研究的就是这个庞大的头部。满足幂律分布的网络叫作非标度 网络,非标度又叫无尺度,“无尺度”顾名思义事物的庞大已经不能用普通的尺度来衡量,互联网上那些超群的智慧所产生的能量也不能用现实中的概念来理解,因 为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发展,他们一夜之间便拥有了以前只有国家、企业集团才具有的海量计算的能力,信息、数据库、软件的共享更催化了“智能爆炸”效应。

呱:以后会继续进行此类题材的创作尝试吗?
长铗:云时代正在到来,而我们正处在这个历史意义非凡的转变期,科幻作者理应密切关注这一可能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的技术进步,我会继续尝试“云纪元”题材的写作。

呱:从神话传说、生物科技、赛车、计算机与赛博网络……兼职科普写作的你似乎一直坚持尝试着各种题材的创作,还有哪些题材想要尝试呢?
长铗:我实在是很厌倦重复,还很害怕被归类,所以只好不停地转换题材。有一句形容风向星座人的话很妙:风的呼吸是永不停息地追求,停下来的风面对的就是死亡。艺 术创作上的不断重复无异于自杀。我对社会科学中的民俗学、神秘学、经济学、博弈论之类也很感兴趣,而关注社会科学的科幻作品似乎不多,这方面应该大有文章 可做。

呱:作为一个科普作者,你觉得自己适合写“硬科幻”吗?
长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能写硬科幻”好像成了对一个科幻作者的赞赏,这种审美心理不好。早有有识之士提出,人文科学也可以很硬,像H?G威尔斯,我觉得他的“硬”一点也不逊于阿西莫夫。

呱:平时除了科幻与科普,阅读哪些方面的书籍较多呢?就阅读习惯而言,你是喜欢就某一课题系统地阅读参考书目,还是随意乱翻书?可以推荐几本最近阅读的好书吗?
长铗:最近在看一些哲学、民俗、历史、神秘学、文艺批评方面的书。推荐?就算了吧,看我豆瓣上对书籍的评分就知道了,好书太少了,能让人读完的书就不错了,多数 书顶多能带给我们知识,而不能带给我们以思想。有网友跟我说,她常常感叹与一本书的缘分,不同心境、不同的时间地点的阅读,都会带来不同的审美体验,而只 在恰当的地点,不早不晚的邂逅,刚刚好,这是多么欣慰的事。呵呵,我不太能理解这种爱书情结,书归根结底还是信息,信息无处不有,有发表的,有隐而不发 的;有铅色的,还有声波的;有的来自大师,有的来自非著名人士;有的来自学术界,有的来自民间……信息俯拾皆是。不能对书有太高的期望值,对信息也是一 样。没有经过头脑加工的信息,与噪波无异。即使是那些曾经造成强烈共鸣的来自权威人士的文字,那是别人大脑加工的产物,还增加了集体无意识的吹捧,真正进 入自己心灵深处的,又有多少呢?书之于我更像工具书,只提供信息。智慧本身就是内省的,非外部灌输的。我的阅读也是散乱的,因为世界本来就是散乱的,网络 的知识尤其如此。“豆列”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比较系统的书目吗?我比较怀疑,那是好书网友为我们整理的书目,未必适合于自己。网络的知识是通过超链接架 构的,它系统吗?虽然有一个“相关链接”的东西使它们组合得貌似秩序一些,但实际上也是散乱的,这正是超文本写作的精髓所在。当我的点击像google蜘 蛛人一样沿超链接四处蔓延,我不知道自己的兴趣点最终会落在哪里。这种阅读我觉得是很适合科幻作者的。知识的系统化,仍旧是一个私人化的事,内省的,非外 部组织的。

呱:平时除了阅读、写作与学习生活外,还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长铗:生活中的爱好就是运动了,足球是高中的最爱,篮球是大学的最爱。

呱:觉得做什么事最能给你带来写作灵感?
长铗:生活中无处不有灵感,出野外,旅行,阅读,聊天,要说意外收获最多的可能是梦吧——很俗的灵感来源,但的确有用。我有好几个小说都是取自梦境。
(呱:包括女主角么……)

呱:生活中遇到过最科幻(或奇幻)的事情是什么呢?
长铗:最科幻的事大概是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我与朋友去了雪峰山深处的一个可能是真正桃花源所在地的小镇:奉家山。后来我写了同名小说。

呱:据说最近你曾与科幻作者夏笳就小说创作初衷的问题发生过争执?你认为写作应面向读者,坚持群众路线,而对方则坚持作者的独立性,有这回事吗?
长铗:哈哈,是的。争论是好事,我这不受她影响也开始看《文化研究导论》了吗?科幻小说的 市场本来就小,还要用森严壁垒的科学术语来人为制造出高高的阅读门槛,这就不可取了。这次我去凤凰,了解到苗家的文化禁忌,其中有一条:不要踩门槛。但我 踩了,也没见有人不满啊。看,人家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禁忌都可以被现代文明淡化,科幻文学为什么一定要自作清高不让人家踩门槛呢?我希望写的故事能有越来越 多的人喜欢,越来越多的人跨入这个领域。所以一直以来,我把可读性视为第一原则。我前几天从快照里翻出好几年前的一个贴子,贴子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美国 新浪潮以来的科幻完全看不懂?网评家兔子认为,阅读一个科幻小说,得认同作者隐含的世界观乃至方法论,才能达成阅读的契约,也就是说,读者对某个作品的阅 读须纳入作者的整个创作体系的背景下去理解,才能有所启示。而丁虫则认为,文本本身就是有视域的,与读者的“前视域”融合,才能形成特定的读者关于此文本 的完整视域,在这里,完整视域应当是一种相对普遍的经验,文本本身应当保证人类普通具有的感官经验就足以形成正确的理解。我与茄子在创作理念上的分歧与这 个问题也有相似之处,在这一点上,我更赞同丁虫的意见,所谓“前视域”是建立在那种普遍的经验之上,与其喟叹国人科学素养低下,想象力贫乏,审美低级,不如检讨一下自己的写作方式与水平。作者不能反过来诉求读者的知识结构、审美意识来适应自己,而应该尽量使自己的文字风格去适应读者群主体,不是吗?

呱:欧美“新浪潮”作者常批判黄金时代传统科幻小说多为“点子文学”,只重科幻创意而忽视其文学艺术性,对此你如何看待?今后自己想选择哪条路?
长铗:虽然我更推荐黄金时代的科幻小说,但来自“新浪潮”的批评声音还是很合理的。其实阿瑟?克拉克、杰弗里?兰迪斯的科幻小说既不失文字的峻冷之美,就像是太空飞船的金属外壳所反射的寒光,也不失科学想象之美,就像是星球运动轨道的和谐、韵律、规则。但总感觉还缺少点什么,那也许就是人文、艺术之美吧。我希望能走一条平衡的路线。

呱:若想兼顾二者的话,你觉得自己最需要在哪方面补课呢?
长铗:需要补课的当然是增加社会科学方面的阅读与对生活、人性的观察。

呱:有人批判当今“80后”新一代科幻作者最大缺点是“讲故事”的基本功不足,对此你同意否?觉得原因在哪?
长铗:同意这种批评。这可能是由于对“什么是故事”的理解不同吧。我见一位作者说,凡是那种开门见尸的悬疑小说他一律不读;有的作者觉得不一定非得那种跌宕起伏的情节才叫故事;还有的人觉得欧?亨利式的结尾实在恶俗……可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讲故事的方式,但整体上存在缺陷是肯定的,要不,科幻小说的市场怎么会那么小呢?

呱:就你个人看来,同龄作者中谁最会讲故事呢?
长铗:赤色风铃、万象峰年的故事讲得不错。

呱:2年前就听说你有长篇创作计划,现在不知进展如何?
长铗: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许多人是挖坑不埋,还不带树牌警告的,害许多无辜群众坠入无底深渊。我吸取教训,挖坑之后一定用浮土、树叶虚掩其上,若有人失足掉下,本人概不负责。

【责任编辑:sanfeng】

原载于《新幻界》6月号总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