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

 
 
 

日志

 
 
关于我

《新幻界》创刊于2009年4月,是由幻网主办的以科幻、奇幻等类型的幻想文学为内容的电子月刊。《新幻界》创立的目的是在传统幻想杂志之外为读者提供优秀原创幻想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更多的发表渠道。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新幻界,为你幻出一片新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200000008  

2009-05-25 16:32:48|  分类: 星尘杯征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00008

文/赤色风铃

图/langdu

 200000008 - 新幻界 -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八年 五月十四日


   事情原本有无数改变的可能,这只是一个纯概率陷阱,世界政府的无耻之作。它就摆在那里,但在掉进去之前我从没注意过它的存在。
   早晨吃掉了最后一包方便面,然后就产生出一个错误的决定。我希望自己那时能决定饿上一天,或发现钱包在睡觉时被蟑螂叼走了。但事实是我钻出了房子,昂首阔步向该死的超市走去。
   很遗憾,路上没有车子冲过来将我撞飞,或遇上地震、洪水、火山爆发、外星人入侵之类足以改变行程的好事。我顺利地踏进了那家熟悉的超市,并顺利地抢到了最后两箱特价方便面。
   为了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世界政府从即日起上调了特价商品的中奖率。这条消息就写在超市门口的公告牌上,但谁会去注意那些只有把鼻子贴上去才能看清的小字呢?
   当我推着购物车来到超市出口时,积累多时的不祥概率总算找到了转化成厄运的最佳时机。
   买这么多呵!营业员微笑着,利索地结算完毕。
   方便面是最健康的食品,我打趣道,一点营养都没有,怎么吃都不会胖。
   你必须抽奖了,营业员提醒我。事情到此为止非常的美好,所有的陷阱都有相同的特点——它们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坦。
   几秒钟后,我扑通一声掉了进去。
   你抽中了,营业员一脸抱歉地耸耸肩,还是个特等奖,她抓起一只那东西放到了我的购物车里。我努力浸没在自己刚才的笑话中,企图躲避这个不幸的打击。当面对重大突发事件时,大脑会启动一个保护屏障,以防止自己的主人疯掉,这时我就处在此功能的保护之下。
   打击是如此的猛烈,强大的冲击力甚至波及到了排在我身后的人。他们惊恐万状地后退了几步,迟疑了一会儿,扔下购物车飞快地跑掉了。
   当世界政府发现再也无法哄骗人们履行所谓的义务时,就会有各种各样令人发指的法律出现。超市单次或累积购物满五百,强制抽奖一次,这就是世界政府最黑暗、最恶毒的法律之一。
   保护屏障慢慢地瓦解了,神经元们在灾难无情地摧残下痛苦挣扎了很久,终于挺过来了。在周遭无尽的灰暗中,不知是我推着购物车,还是购物车拖着我,总之我凄凉万分地离开了超市营业区。车内那东西正用力地踹着方便面箱子,踹得我头疼得要死。在这世界上,唯一比这更恐怖的东西,就是再来一只。
   几个粗胳膊大拳头的政府人员围了上来,将我请进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里。那东西当然不能交给私人喂养,不但安全系数太低,质量也没有保证,政府周到地将一切都考虑进去了。
   我强烈地抗议,表示对抽奖的公正性持有疑问。
   如果您对任何事、任何人、任何组织、有任何的不满,欢迎来找我们。旁边一个独立律师协会的代表立刻递过来一本宣传小册子。
   坐在我对面的世界政府官员交叉着双手抱在胸前:世界政府一年支出的律师费用为三万三千亿世界元,您最好先记住这个数字,以帮助您做出正确的选择。
   注意你的言行!不得夹带任何的恐吓成分!一旁的独立监督委员会代表呵斥道。
   世界政府官员不屑地摊开双手:迟早会被抽中的,其实没有多少人能真正逃脱。您已经很幸运了,就在刚才有个人还抽中了两只呢!
   这个我知道,世界最高纪录是一次抽中六只。谋杀与其比起来,不过是善意地挠痒痒而已。
   与其提心吊胆的买东西,倒不如一次来个痛快。世界政府官员继续做我的思想工作,在未来的十八年内,您就可以拥有充足的消费配额,而不用担心再被抽中了,挺好的。
   挺好的?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以后我还有闲钱消费的话,那可真是奇迹了。
   磨蹭下去显然没有意义,牢骚发完了还是得自认倒霉,与裁判踢球是踢不赢的。
   一堆的委托书、合同书、协议书等,签得我手都酸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八年中,除了每月得向指定账号汇钱外,就没我什么事了。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八年 五月十五日


   我开始讨厌世界政府了,他们以维持人口数量为由给我摊派了一个小孩。小孩猛如苛捐杂税,傻子都知道离这东西越远越好。
   世界政府说,如果不实行抽奖抚养制,一百年后人类就要灭绝了。但一百年后有没有人类关我屁事,非要我现在为此付出代价!
   我要报仇!我要去支持反对党!
   上午我就去找了个“永远的反对党”,申请参加他们在月末的环城游行。新一届世界总统大选半年后就要投票了,各党派组织的类似活动比节假日的商场大甩卖还要多。
   排了很长很长的队,只有我一个人拿了报名表,其他人都是来领纪念品的:一个很好看的红气球。
   填完厚厚的报名表,还要进行多项体能、智能之类的繁琐测试,怪不得没人进来。折腾了半天,接待员才发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二十号参加,位置是第一排第六个。我很奇怪,不就是找人喊口号么,搞得跟挑冰箱似的干什么?
   接待员说游行是选举艺术的高级组成部分,根本不是喊口号那么简单。依照他们的多年经验,他们会给不同条件的人分配不同的任务,比如大嗓门的在第一天参加,身强力壮的在第二天参加,像我这样的……在最后一天参加。
   多年经验?从报名情况来看,我很怀疑他们能否凑齐游行所需的最低法定人数。
   接待员自豪地说,“永远的反对党”拥有一亿年的悠久历史,最好成绩是在国会占得两个席位呢!
   可是,大猩猩还有三个席位呢!虽然听说这只是一个意图削弱国会的政治阴谋。
   最后我还得到了一小袋过期番茄酱,接待员说这是道具,到时只要防暴警察一碰到我,就拍到脸上,然后横躺在地上……
   我直接把番茄酱拍到了他的脸上。


   随后我另找了一个“未来党”,我比较喜欢这个名字。经过了一番相对简单的报名手续后,还是他们识货,决定把我安排在游行队伍的两侧。他们说我口齿伶俐,可以用来应付媒体记者。
   在未来党的巨幅宣传海报上,我看到只要参加月末大游行,就能以优惠价参加相关赞助商组织的旅游、烧烤、购物、艺术鉴赏、抽奖风险咨询等花样繁多的活动。把这些毫不相关的东西扯进来,不光能吸引民众更多的注意力,还能顺带解决经费问题。
   本来我想参加那个野外烧烤活动,在发现得自带工具和食物后,这活动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在报名点门口我拦住了一个狂热的未来党接待员,要他回答我的一些问题。他虽然装出很忙的样子,但还是敷衍了几句。当我问他与别的政党相比,他们有些什么优势时。他说,他们提供的游行中餐和午餐是所有政党中最丰盛的。
   多么有前途的政党,我决定月末就跟着他们混了,这样至少一日四餐有两餐不用自己掏钱了。

   为了对得起丰盛的游行餐,晚上我甚至收看了几个选举频道,以加强对各党派的了解。我有一台不错的电视机,是三十年前的高级产品,现在已经买不到这么好的东西了。
   人类用一半的智慧思考如何吸引、欺骗、改造和使用另一半的人类智慧,这种复杂而有趣的社会活动就叫政治。一秒钟前选举频道还都是个转动的地球,等32点的钟声当的一下敲响后,演示动画上各政党瞬间便斗成了一团翻滚的烟尘,其间不时有手和脚飞出。
   在历史上曾有世界政府推行过全面的政治娱乐化策略,然后直接导致了全球影音业长达一万八千年的大萧条。现在,只要政客们做出娱乐性较强的事,就会立刻被演示动画覆盖。世界影音联合会时刻警惕着,竭尽全力也要阻止类似的小丑政客卷土重来。
   受《世界反洗脑法》的限制,选举频道在晚上32点后才允许播放。科学研究表明,人类在刚吃饱时大量血液会流到肠胃参与消化,这时大脑会处于一种暂时缺氧状态,从而削弱人的判断力。为了保护选民们在饭饱神虚时不被政客哄骗,晚餐后两小时内绝对禁止进行政治宣传。一天34个小时,难得有两小时的清闲。可恶的是,由于某些利益集团的幕后操纵,电视台的广告却不受《世界反洗脑法》的限制,晚餐后两小时内自然就成了收费最贵的时段。
   这里有个小窍门,如果谁想变聪明一点,只要经常饿一饿就行了。不过这年头聪明也没多大用处,我这穷酸样就是最好的证明。
   选举频道相当的无聊,很难相信这是人类用一半的智慧做出来的东西。换了几个频道,正好看到执政党的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统从屏幕中探出头来,开始了一场似乎有点意思的主题演讲,题目是:《有多少两亿年可以重来!》。
   她指出,人类已经繁衍了两亿年,河马都进化出翅膀了,而我们却没有一点变化。站在这颗星球上的十亿同胞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现在该是思考人类前途的问题了。
   为了使观众们对“两亿年”这个时间概念有充分的理解,总统还列举了大量的数据。当她提到在两亿年中,被狗咬死的人就有一千多亿时,我被深深地震撼了,说得太形象了。
   电视上的一盏绿灯不停闪烁着,这个选举频道的收视率已经达到了空前的百分之二,并且还在急速上涨中。
   人类的出路在哪里?就在我们的头顶!我们应该向太空进军,将人类文明的种子传向全宇宙!总统慷慨激昂地挥着手,似乎想抓住夜空中的一颗星星似的。
   好久没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同时我也感到了深深的愧疚,白天我竟然还跑去支持反对党。
   然后总统接着说:只要我们每人每月少喝一杯下午茶,就能支撑世界政府的太空计划顺利进行……
   电视上的一盏红灯狂闪,收视率在一秒内掉到了万分之二。早说嘛,浪费我的感情。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八年 五月十六日


   早晨看报纸才知道,昨天那个对我说他们的优势就是游行餐丰盛的人,竟然就是未来党的总统候选人。而“我们的伙食比较好”则是他们的竞选口号之一,这确实拥有极强的号召力。
   《五十亿年后的太阳依然灿烂》,报纸上的红色大标题看得人非常欣慰。昨晚总统的演讲确实引发了极少数人的危机感,并在随后产生了一些小争论。未来党刊登的这篇头版文章,显然是想将争论向于己有利的方向扩大。
   两亿年算什么,太阳还可以稳定地燃烧五十亿年呢!先坐下来喝杯惬意的下午茶,不用着急。个人觉得还是未来党说得比较有道理,就算到时候地球真的没法住了,用最后一亿年的时间搬家总还来得及吧!
   今天是选举大游行开始的第一天,未来党的队伍正好从我们楼顶的街道上过,声势比预计中要大一些。所过之处,贴满了“把未来交给未来”之类的宣传标语,未来党已经将选战蔓延到了每一颗树,每一根电线杆,每一个垃圾桶上。
   在稍晚些时候,未来党最高选举部决定将总统选举定性为一场下午茶保卫战。他们的总统候选人以一个捧着茶杯的新造型出现后,支持度立马直线飙升。执政党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们不应该动摇对民众来说如此重要的东西。
   下午茶与太空计划哪个更重要?一场全民大讨论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我们是个很喜欢辩论的种族,关于灵魂啊、肉体啊之类的论题已经争论了两百万个世纪,至今依然乐此不疲。

   我没有参加游行,也没有兴趣参与任何讨论,我现在有更紧迫的事情需要解决。
   记得有哲学家曾经说过:如果你真的穷途末路了,那么你也应该高兴,至少今天比明天要好。
   希望第二天这狗屁哲学家就饿死了,而我没有。
   今天我才知道,我所在的资源开发公司已经濒临破产了。我们上次在大西洋盆地发现的那片新油田,已经证实一百万年前就被抽空了,所有含油构造中全是海水,那些一百万年前的吸血鬼一滴石油也没给我们留下。
   也不知那片地区还有没有石油,那么大一个大西洋消失了,按理会产生出很多石油才对。但要躲过前人在几千万年间的疯狂开采,就像狼崽穿过羊群而不被吃掉一样,确实不太容易。
   虽然只要等马达加斯加湖干涸就又会有超级油田了,但那还得再等上几千万年,也许到时我就是这油田的一部分了。
   公司暂时还有几片生成于新近纪末期的亿吨级化合矿,但肯定无法支撑目前庞大的员工数量。化合矿是维持现代文明运转的主要资源之一,其生成原理说法众多,主流观点认为,化合矿开采层是亿万年前的垃圾填埋场。
   那些目光短浅的前人把石油抽得一滴不剩,却把亿万吨资源埋掉留给我们。这听上去相当不可思议,但大量化石证据都指向了这个最不可能的成因,前人的思维方式我们现代人是无法理解的。三年前公司在新近纪、超新世岩层中找到过一片铀矿,物理学家们分析那些铀矿都曾被核反应堆使用过。我们完全无法猜测,前人为什么会把这些浓度依然很高的铀矿埋掉。后来公司用这些铀矿造出了十六颗原子弹,卖给世界政府后赚了一大笔钱。
   好在我不是历史学家,不用为这些令人费解的远古问题苦恼。我所要苦恼的,就是公司内部即将到来的大规模裁员。由于一些我根本不屑一顾的私人恩怨,我肯定会被排在首批裁员名单的第一个。
   改行挖隧道是个不错的选择,超大陆上到处都是上万米的高耸山脉,挖掘工永远不会失业。不过那需要有良好的体力,像我这样的肯定不行。如今能源匮乏,身强力壮的高级人才最为抢手。
   在任何时代,没有钱都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得去找一份工作,我可没忘了还有个该死的小孩要养。如果每月不按时汇出抚养费,世界政府有的是行之有效的催款手段。

   下午我去了一家职业推荐所,希望能通过他们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虽然他们的收费有点贵,但听说拿钱真给办事。
   人人都说工作难找,其实只是赚钱多的工作难找罢了。我就一点都不挑剔,只要能不被世界政府定为“特困受助者”就行了。那部被某些人称为“现代奴役法”的《世界慈善救助条例》所具有的威慑力,一点也不比《世界犯罪补偿法》差。
   接过我的简历后,推荐所的工作人员连看都没看就扔进了文件箱中。我虽然相当气愤,但依然对她报以微笑。
   她问我有些什么特长。
   我想起了昨天去未来党报名时他们说我口齿伶俐,就说自己口才好,脑瓜子也好使得很。
   她让我说得具体一些。
   我说自己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再把白的说成透明的,然后让别人一头撞死在这透明的墙上。
   最后她说我能受气,又能瞎扯,这样的人才很多领域都非常紧缺。她答应几天之内就会给我一些反馈,希望他们的办事效率真能像她说得那么高。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八年 五月十七日


   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只能用疯狂来形容,每个人都像概率统治下的基本粒子,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出现在哪里。
   我现在就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会坐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我只是早上起来接到了职业推荐所的电话,然后按他们给的地址找过来,进了几道门、见了几十个人、聊了几百句话,最后坐了下来……
   想起来了,我现在是世界政府的雇员,他们让我坐在这里,用来解决一些他们愿意因此付钱给我的麻烦。我把桌子上的牌子摆正了,那上面写着“世界政府咨询服务”。
   透过咨询室的玻璃墙可看到外面的大厅里已经挤了几百个人,一个个义愤填膺满腹牢骚的样子,只有这种苦差事才有可能落到我的头上。每打发掉一个人,对方还要按下门口那个“满意”按钮,世界政府才会支付我三块两毛钱。我怀疑这差事一分钱也别想赚到,看看那个“满意”按钮上厚厚的灰尘就知道了。
   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倒是非常的合适,三天前我抽中了一只活蹦乱跳的“政府征税员”,昨天开始又成了失业大军的一部分,一系列倒霉之花结出的果实,就是今天摊上的这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如果有谁认为生活对他不公平,那么只要听听我的故事,就能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让外面那几百人多等一会儿好了,很多问题只要拖啊拖啊自然就解决了。我拿起桌上那本崭新的《常见问题速查手册》,翻着翻着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打开原本用来叫号的话筒,对着外面的大厅说道:大家好,我是今天的值班咨询员。外面还是乱哄哄的样子,似乎根本没人在听,我接着说。我知道你们都带着各自的问题前来寻求解决,也许是对抽奖概率不满,也许是对空路交通有意见,也许只是看邻居的宠物不爽,诸如此类。
   我手上有本很实用的《常见问题速查手册》。我把它拿起来晃了晃,终于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他们从玻璃墙那头对我这新面孔投过来好奇的目光。在翻阅这本册子时,我发现所有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都指向两个万能电话号码,一个连接着“世界独立律师协会”,一个连接着“世界特困救助中心”。
   外面慢慢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认真地听着,我的话终于显现出效果了。接着我就抛出了一个群体性指导意见:大家看,世界其实就这么简单,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问题都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斗争,要么屈服。
   我报出了那两个万能的电话号码,大厅里发出一片恍然大悟的哗然。如果有人已经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了,那么就去行动吧!如果你接受了我的指导意见,希望你在离开这里之前,先按一下咨询室门口那个“满意”按钮,谢谢!
   效果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大厅里的人群潮水般退了出去。我惬意地靠在椅子上,看着磨得锃亮的“满意”按钮,这回发财了。
   我有一种预感,世界政府肯定会因为无法忍受财政压力,而给我换个工作的。


二〇〇〇〇〇〇〇八年 十一月二十一日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南极半岛上热浪滚滚。这里也就是夏天热一点,冬天还是比较凉快的。
   作为世界政府反进化部队的战略评估员,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月。由于工作即将调动,今天是最后一次实地视察,总算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沿着一条崎岖得不能再崎岖的山路,爬上了熟悉的观察哨。从这里向海边眺望,每次看到的都是广袤的砾石滩,还有那上面成片的弯刀企鹅群。
   相当危险,我说。
   相当危险,同行的那个上校也说。他是这片地区的军事指挥官,一个强悍而行事果断的人。据说曾赤手空拳从一百只弯刀企鹅的包围中冲出来,只不过挨了一百刀而已。
   远远的砾石滩上,可看到一群弯刀企鹅正在肢解一头它们捕获的逆戟鲸,那头数吨重的大家伙只剩下了一半。世间万物总是在不停地转换着吃与被吃的角色,只有人类这样的万物之主才能经历两亿年的风雨而屹立不倒。至于还能立多久,那就得看我们了。
   上校拿起嘟嘟作响的步话机,皱着眉听了一会儿,转身对我说:伪装成石头的007号侦察员报告,有一只弯刀企鹅在他身上磨了一下骨刃。
   立刻让狙击手把它解决掉!我命令道,今天它们知道用石头磨骨刃,明天就要提炼浓缩铀了!如果放任不管,长此以往必将天下大乱、江山易主!
   自从六千五百万年前,人类受到了飞天河马的空袭后,物种进化就与资源枯竭和技术停滞一起并称为泛人类世界的三大威胁。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全球性、全生物圈对峙中,反进化部队成了世界安全的最重要保障力量。
   但直到今日,仍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反进化行动只是一个政客们的玩笑。国会对反进化行动的拨款也总是能省则省,还不到政府一年所花律师费用的四分之一。我的职责,就是向国会阐述当前反进化行动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以求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持。
   大家知道,核潜艇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东西,它意外沉没的概率有多小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至今为止已经有二十万艘这种东西没能浮出水面了。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凡事只要概率不为零,它就必将发生!
   根据我递交的多份《世界反进化行动战略评估报告》,国会已经向反进化部队追拨了数笔巨额经费,似乎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已经搁浅的原太空计划预算。
   其实我也非常关心太空计划,但凡事总得有个轻重缓急,有限的资源理应用来解决最紧迫的威胁。地球上有几十万种动物觊觎着人类的地位,随时可能进化出足够释放它们贪婪本性的智力。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社会繁荣,我们必需要有未雨绸缪的远见卓识,枕戈待旦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

   未来党在三天前的总统选举中大获全胜,新总统已经开始组建第四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七百一十五届世界政府。这个结果我早就猜到了,选民们要的就是捧着茶杯不放,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太空计划。
   本来我并不指望能从政党轮换中得到任何好处,就像我当初并不认为自己会为世界政府工作一样。但人要是走运了,喝白开水都补身体。
   也许是看中了我在反进化部队的出色表现,新总统提名我担任世界政府的首席安全顾问。国会已经批准,明日即可上任。
   我打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议总统将进化威胁预警由黄色提高到橙色。


(完)(原载于《新幻界》创刊号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