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

 
 
 

日志

 
 
关于我

《新幻界》创刊于2009年4月,是由幻网主办的以科幻、奇幻等类型的幻想文学为内容的电子月刊。《新幻界》创立的目的是在传统幻想杂志之外为读者提供优秀原创幻想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更多的发表渠道。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新幻界,为你幻出一片新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蓝色蝴蝶 by 楚云端  

2009-07-10 12:00:17|  分类: 星尘杯征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色蝴蝶
文/楚云端
图/Derkies

蓝色蝴蝶 by 楚云端 - 新幻界 -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尘尘趴在窗台上,奇奇趴在尘尘的旁边。
    尘尘快5岁了,是一个安静的孩子。奇奇也快5岁了,是一只安静的人工猫。
    是的,一只人工猫。
    为了保证人类基因的完美性和长久性,早在很多年以前,人类就已经不允许任何可能威胁到人类生存的生物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在2150年7月18日开始实施的 “人类公约”第5章第105条明确规定:“每一个人类公民有义务消灭其它物种,以保证人类能够长期生存与发展。”虽然之后的“人类公约”几经修改,但这一 条规定始终被保留在第5章第105条。评论家们援引达尔文的“进化论”向人们解释这条规定的必要性:低劣的物种注定要被更新的更强大的物种取代。人类经过 几十万年的进化,已经成为地球上最完美的生物。其他低等动物因为其自身基因无法弥补的缺陷,注定要被自然界淘汰。而人类,则注定将成为自然法则的执行者。 人类的祖先能够容忍如此多如此简单的动物如此长的时间,充分说明了人类天性的善良和人类当时仍然处在低水平的发展阶段。
    “人类公约”第3章第231条明确规定:“凡是不合格的人类,在年满5周岁仍无法通过专业机构的检验,在检验确定后的24小时内由人类卫士送往基地研究所。”没有一个人不明白“基地研究所”的含义。那是一个研究如何使人类基因更完美的地方。
    自21世纪中期以来,人类基因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很快就破译了这个曾被称为“上帝的密码”的东西。对于22世纪之后的人类来说,修改基因甚至比修理机器 更为简单。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至今科学界也不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一小部分人群的思维就算用修改基因的方式也不能够达到当代人类的思维标准。科学界将其称为 “基因返祖”现象。
    尘尘扭头看了奇奇一眼,小小的孩子已经明白了忧郁的含义。再有一个多月,自己就该离开这里了。妈妈说那是一个荒凉的地方。
    ——荒凉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声音,没有色彩。
    ——没有妈妈吗?
    ——没有妈妈。
    ——也没有奇奇吗?
    ——是的,没有奇奇,什么也没有。
    尘尘不怕没有妈妈,因为妈妈是很多孩子的妈妈。从2285年开始,科学家们开始根据最新掌握的数据确定一个恰当的时机,从现有的人类成员中提取最优秀的基 因,通过实验室培育出更优秀的下一代。下一代出生后,“人类发展组织”根据对新生儿精确的性格分析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合适的志愿者“妈妈”。虽说是志愿者, 实际上“人类公约”规定第8章第14条规定:“每一个成年女性有义务承担照顾人类后代的责任。” 所以当“人类发展组织”的工作人员找到这些女人的时候,她们必须接受这份工作。随后这些“妈妈”会分配到许多孩子——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她们根据安排定 时通过屏幕与孩子们交流,以保证孩子们按照规定的方向成长。尘尘妈妈有125个孩子,她太忙了,无暇顾及这个注定要送到基地研究所的孩子。
    尘尘不喜欢没有奇奇的地方。奇奇是陪伴尘尘成长的“人工猫”。它们是研究者们送给孩子们的“礼物”,是孩子成长的玩伴和老师。
     
    窗外,所有的建筑都闪着银色的金属光泽。
    一个小小的黑点在这片银色里格外显眼。
    奇奇歪着头看那个黑点飞过来,轻盈地落在玻璃上。奇奇的表情由好奇转为不敢置信,继而转为兴奋。
    “蝴蝶!”尘尘终于尖叫着跳起来。虽然他从来没有真正见过蝴蝶,但是奇奇在给他讲生物和历史的时 候曾经让他看过蝴蝶的影像资料。
    是的,一只蝴蝶。虽然只有一枚硬币那么大。
    蝴蝶轻轻地停在合金的窗户上,淡蓝的翅膀上点缀着黑色的“眼睛”。除了颜色,这只蝴蝶与一千多年 前我们看到的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奇奇,你看!蝴蝶!”尘尘大叫。奇奇徒劳地瞪大“眼睛”,自动辨识装置上一片空白。
奇奇的健康保障系统开始运行,在0.025秒的时间内迅速对尘尘的脑电波、体温、心跳、血液循环等做出精确测量。根据所有显示的数据进行分析,尘尘的生理反应的确是看到了一只蝴蝶。
    在经过三次测定以后,奇奇的程序已经判定尘尘出现了“突发性神经系统调节失常”的症状。这种症状就是“基因返祖”现象的临床表现。患者的基因无法被现代科 技手段控制,往往在思维中出现莫名其妙的臆想,暗示自己看到或者听到某些早已不存在的事物,同时他们的其他生理检测数据也呈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但是 即使是最精确的仪器也无法在现实中扫描到他们看到的事物。并且这种症状具有传染性且无法治愈。在这个只剩下人类的地球上,这种病是多么可怕!想想吧,你永 远陷入了一种别人无法感知的境地,是何等的孤独和绝望!
    尘尘轻轻打开窗户,蝴蝶颤抖地落在了他手上。那么轻柔,那么娇嫩!尘尘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它的呼吸和体温,一阵淡淡的温暖顺着他的手指流向心脏。尘尘兴奋地简直就快要昏过去了——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有体温!

    研究小组在收到奇奇信号的5分钟内赶到了现场。
    研究者们谨慎地戴上磁场感应装置后破门而入。最新的磁场感应装置可以感应到所有的物体,戴上这个装置,研究者看到的就是只有磁场感应装置能判定的物体,以免自己被患者传染。
    研究者们在对尘尘的身体进行探测后,开始和他进行简单的沟通。对于初期患病的人,必要的语言治疗可以缓解甚至治愈这种症状。一个漂亮的女孩承担了这项任务。
    “尘尘,你好!我是第五救助队第3小分队的2号队员。我可以和你说说话吗?”
    尘尘乖巧地点点头,蓝色的蝴蝶乖巧地停在他手上。
    “尘尘,你说你看到了什么?”
    “蝴蝶,一只蝴蝶!”
    “尘尘,你知道吗?人类是世界上现存的唯一的物种。”
    “不,我真的看到它了!你看,它蓝色的翅膀多么可爱!它就停在我手上。”
    “尘尘,当我们情绪紧张的时候,眼前总是会出现一些幻觉。我们试着放松一下,好吗?你试着闭上眼睛……深呼吸……对,就是这样……好……慢慢地……睁开眼睛……没有蝴蝶……什么也没有……”
    “不!你看,它就在我手上!它正看着我!”
    “尘尘,你冷静一点!控制自己的呼吸……慢慢地……”
    “我能感觉到它在颤抖,它害怕了……你们走开!你们吓到它了!走开!”
    … … … …
    女孩遗憾地摇摇头,两个队员上来抱住情绪失控的尘尘,将一个指甲大小的东西贴在尘尘的太阳穴上,尘尘惊恐地看着这一群大人,缓缓闭上眼睛… …

    这是一个尘尘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这是一个用巨大的镜子拼成的地方,没有色彩,没有声音。无数个尘尘整齐地排列在上下前后左右,并延伸到无限遥远的尽头。 恍惚间,尘尘竟分不清哪一个是自己本身,哪一个是镜子的影像。一个研究者出现在角落里,透过厚厚的隔离衣冷冷地盯着他。尘尘困惑地回头与他对视。良久。
    “欢迎光临基地研究所第1984号研究室,我是186715号研究者。”
    “您好……”
    “他们宣布你不再属于人类,你已经被剥夺了一切权利。”
    “他们是谁?”
    “整个人类。”
    “他们和我不一样吗?”
    “是的。你已不再是人类。”
    “可是……我就是人类啊。”
    “不,你不是。”186715号研究者冷漠地答道,“你现在只是一个研究对象,我已正式被赋予用你进行任何有利于人类发展的试验的权利。你的编号是854652157568。”
蓝色蝴蝶 by 楚云端 - 新幻界 -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尘尘开始了编号为854652157568的生活。没有妈妈,没有奇奇,没有色彩,没有声音。186715号研究者每天会进来3次,对尘尘的身体进行测试。每一次测试就像是一场酷刑,但是尘尘不哭,因为妈妈和奇奇曾经几万次给他描述过这种生活。
    研究室里是没有时间的概念的,尘尘也没有时间概念。大多数时候他会乖乖地蹲在角落里,一遍遍在手心里用心地描画蝴蝶的样子。无数个尘尘蹲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在手心里用心地描画蝴蝶的样子。
偶尔研究者也会跟他进行简单的对话,时间不会太久。
    “854652157568,请你对你看到的蝴蝶进行描述。”
    “它有蓝色的翅膀和黑色的‘眼睛’,那些‘眼睛’会对着我笑!它暖暖的,那种暖暖的感觉很舒服……”
    “854652157568,你应该知道世界上除了人类,并没有别的生物。”
    “可是我真的看见它了!”
    “不,那只是你的幻觉,神经系统异常的标志。你的出生记录表明你的基因是有瑕疵的,存在着无法修补的缺陷。”
    “可是我真的看见它了!”
      … …  … …
    “854652157568,你不应该看到它。”
    “可是我真的看见它了!”
     研究者摇摇头,叹息一声,留下最后一个背影了。

    一个新的研究者代替了186715号研究者的工作。
    尘尘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新的研究者连与他对话的过程也省略了,只是将每天测试的次数增加到了10次。两个月后,新的研究者宣布放弃这个试验品。  
    经过基地研究所讨论,决定尘尘进行机械死亡的处理。

    依然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执行了这道命令。
    尘尘乖巧地躺在处理台上,单薄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漂亮女孩果断地打开仪器,一声脆响,四道激光分别落在尘尘的额头、胸口和手腕上。尘尘渐渐感到有些昏昏欲 睡,眼前似乎有无数只蓝色蝴蝶在飞舞。他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漂亮的女孩,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终于,激光消失,屏幕上出现了“3050年7月7日 ”的字样。
    女孩熟练地调出尘尘的出生记录。
    姓名:许无尘   出生年月:3045年7月7日
    下面是一系列关于许无尘出生特征和身份的描述资料。女孩果断地按下“确定删除”的按钮。

    还有10分钟就下班了,通讯连接上突然出现了最新新闻。
    中年男人兴奋地按下“确定”键——总算可以消磨掉这漫长的十分钟了。
    “据基地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消息:日前人类卫士再一次消灭了一名神经系统障碍型病毒的患者,为保卫人类和平与安全作出了巨大贡献。据悉,此次发现的病毒极为 罕见,具有难以想像的传染性。受患者影响,基地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在研究的过程中也出现类似症状,企图证明目前世界上存在一类受环境影响而异化,但人工技 术探测不到的生物……”中年男人逐字逐句仔细阅读着这则新闻,直到电脑发出自动提示的声音。
    终于下班了,中年男人满足地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关掉所有的办公设备。
    外面的飞行器已经乱成了一团。唉,人类的交通环境永远赶不上交通工具发展的速度。一个飞行器发出紧急降落的信号,其它飞行器也被迫停下来。
    中年男人烦躁地打开窗户,不由自主地随着人们的视线向东方看过去。
    一片巨大的阴影从半空中飘过来,就像人类还没有发明出天气控制系统之前时常见到的乌云。
    “蝴蝶!蓝色蝴蝶!”一个稚嫩的声音尖叫。
    “蝴蝶!蓝色蝴蝶!”更多的声音附和着。
    是的,蝴蝶,成千上万只蓝色蝴蝶,在天空优雅地飞舞着。
    所有的探测器上,依然一片空白。

(完)

原载于《新幻界》创刊号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