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

 
 
 

日志

 
 
关于我

《新幻界》创刊于2009年4月,是由幻网主办的以科幻、奇幻等类型的幻想文学为内容的电子月刊。《新幻界》创立的目的是在传统幻想杂志之外为读者提供优秀原创幻想文学作品,为作者提供更多的发表渠道。给岁月以幻想,给幻想以未来,新幻界,为你幻出一片新的世界。

网易考拉推荐

【龙门客栈】42工作组创始人之一“老左”访谈  

2009-12-18 18:29:58|  分类: 龙门客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厨揭秘】

【龙门客栈】42工作组创始人之一“老左”访谈 [此博文包含图片]  - 新幻界 -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在帝都,有一个由一群靠谱的科幻爱好者组成的靠谱的科幻文化推广小组。他们组织了科幻大讲堂,让科幻名家走进高校,与幻迷们分享科幻的乐趣;他们大力推广科幻文化,提出“全民科幻”的理念并为之奋斗;他们代表着宇宙、生命以及万物的终极答案。他们就是——42工作组!
    本期小编有幸邀请到42工作组的重要成员、创始人之一老左(lefty)来到龙门客栈,同时拉来数名编辑及42志愿者来一起采访老左,为我们详细介绍42工作组,以及它的科幻大讲堂,同时也让大家换换口味。诸位读者请欣赏之:

木逸辰:老左好!
lefty:大家好!
木逸辰:大家都坐好了吧?开始吧!首先隆重有请老左——42工作组创始人之一。老左先来个自我介绍,大家鼓掌!
lefty:请强调之一。
木逸辰:之一!!!
lefty:我是老左,豆瓣上的lefty。性别男,爱好女……各种圈子乱入者……冷场无双。
木逸辰:年龄照片上。
lefty:年龄22,照片在豆瓣上。
木逸辰:嗯。老左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
lefty:最早看的杂志是2000第一期的《科幻世界》,当时是同学拿了一堆,我随便拿了一本。记得当时有《缺陷》和《橱窗里的荷兰赌徒》,一下就把我镇住了。不过当时家里只给我买童话大王,就一直没有读下去。
木逸辰:有没有算得上启蒙读物的,印象最深的作品?
lefty:最早的启蒙读物是一本叫做《中外科幻小说大观》的书,是我的生日礼物。当时纯消遣地读了几年,但是没有读完……那本书里印象最深的是吴岩的《生死第六天》和另一个台湾作者的《铜城记》,后者启发了燕垒生的《天行健》,不过这是后来知道的。
木逸辰:哇,原来《天行健》是受此启发……才知道……
lefty:燕垒生在一篇文里说过。我个人印象最深的作品还是《缺陷》和《橱窗里的荷兰赌徒》。另外《闪光的生命》还是很感动我,此外就是《上海堡垒》,这个似乎是我们这批人逃不开的。
木逸辰:是啊!《上海堡垒》啊……国外的呢?
lefty:国外的看的比较少啊。《时间回旋》吧!
木逸辰:哦。那有没比较喜欢的科幻作家?
lefty:有!韩松!个人认为他是国内科幻作家里面最正统文学的作家,这么说明显带有中文系的眼光……
木逸辰:自己有没写过科幻奇幻小说?
lefty:哎呀,这个不好说啊!我写过《上海堡垒》的同人……
木逸辰:哦?结果如何?有没尝试投稿?
lefty:小时候特别喜欢和好朋友玩一种叫做纸上足球的游戏,就是用铅笔在纸上画的球场踢球,有很多规则。写过以这个为题材的小说,是关于时间题材的。另外有一个穿越的也写过点,不过我没有耐心写完的……
木逸辰:耐心……我觉得你不缺啊。
lefty:我文笔不行,不会编故事……《上海堡垒》的那个同人叫做《北京堡垒》,完全写的是我和几个闺蜜的纠结故事……带有很强的耽美情节,此文是当时一些事情的解脱,很私人化的东西……还有我和闺蜜对某个足球运动员的怨念。
木逸辰:完全是自己的情感宣泄啊?
lefty:是!当时被一个闺蜜发卡(就是拒绝),然后……其实是自我摆正定位的。记得以前博客发过,后来自废了那个博客……
木逸辰:连博客都废了啊……
lefty:是。从搜狐到不老歌,就一篇篇把以前的东西删了。我的飞扬博客发过我写的一些东西……唯一算是成形的是一个剧本,飞扬博客有。另外就是白烂杯的东西。其实我更喜欢写剧本吧!
木逸辰:剧本,感觉跟策划有些像……
lefty:对了,《我和科幻的故事》写过一篇文,可以给你看看。
木逸辰:好的。这个是给科幻世界三十周年写的吗?感情很强烈很真实。
lefty:算是吧!不过没用。
木逸辰:呵呵。你对今年科幻圈的事件怎么看?
lefty:贵圈真乱!我知道的越多,越有疏离感。
木逸辰:什么意思?
lefty:解释不清,又不能举例……
木逸辰:好吧!你对今年42的科幻讲堂啊、松鼠会的科幻之夜啊、新幻界的创办啊这些民间科幻爱好者组织的事件有何看法?
lefty:我现在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我们还在路上……至于以后,我们努力前行吧!
lefty:原来想说得特热血的,但是坐在电脑前,又冷静下来了。
木逸辰:嗯,还在继续前进。那跟以前比呢?有何不同?对科幻的未来发展会有啥影响?
lefty:那天韩松跟我说,这么大规模的科幻活动,这是头一次。小姬说韩松看了邮件就很激动,我听了很感动。其实我们做的,包括未来准备做的,都是一个目的,就是打破科幻小圈子吧!
木逸辰:嗯,尽量大众化。
lefty:希望真的能够全民科幻吧!呵呵。
木逸辰:呵呵,慢慢来吧!
lefty:是的。羊白说,我们42现在就像十三、四岁姑娘的胸脯,虽然很平,但总有一天会大起来的。
木逸辰:呃……好YD,但很贴切。对了,你当初是怎么想到要接手讲堂的?
lefty:哎呀!这个故事比较传奇了。我周三还去了最早和羊白讨论讲堂的麦当劳。
木逸辰:哇,回味一下。
lefty:当时和羊白去看松鼠会办公室,然后没事做,然后就去麦当劳聊天,然后就说到讲堂,然后我就说我想做,然后就有了这个策划。
木逸辰:也比较巧啊!
lefty:其实原来就是一个这样的策划,做一期学校的活动,没想到后续的。所以一直被质问做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暑假回来后,大黄梁清散等强援的加入,加上各种原因,就有42了。这批人,除了羊白和梁,基本上是上半年搞九州志那个幻想文学节直播的队伍吧!
木逸辰:嗯,差不多。有没有感到压力?
lefty:压力也有,但我比较健忘,很快就消解掉了。各种机缘巧合吧!
木逸辰:真好。现在跟当时比感觉有何不同呢?
lefty:差不多吧!事情总是一步步地做了,总比闲着好。只是这段时间看书时间少了倒是。
木逸辰:呵呵,比较忙了吧!老左平时都看些什么科幻书籍杂志?
lefty:基本上都看……不过最近只能略微翻一翻。
木逸辰:呵呵。《科幻世界》,《科幻大王》一直都看么?
lefty:《科幻大王》买不到啊……
木逸辰:没订阅?
lefty:恩。不过我小时候订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科幻大王》,在学校就只买不订了。
木逸辰:哦,《科幻大王》我小时候也挺爱看的。
lefty:那个时候看文章都不记作者,现在才发现是那些大大们。
木逸辰:是啊,都一样。对今年的科幻作品有没特别喜欢特别有感觉的?
lefty:《鼠年》!!!!!
木逸辰:陈楸帆的《鼠年》?
lefty:嗯,可能读得比较有感觉。《双击》也可以一看,我越来越成为陈楸帆的粉丝了。其实,某个不能说名字的作者我一直很喜欢……
木逸辰:奥,他的作品我倒是看的不多。现在就最粉陈楸帆?
lefty:不能这么说,现在属于空虚期……
木逸辰:空虚……现在忙42讲堂应该正是充实啊?
lefty:不是,是偶像空虚期。连我的偶像韩松都没有神秘感了……
木逸辰:难道是接触多了,失去了距离了?
lefty:对。好吧!

【龙门客栈】42工作组创始人之一“老左”访谈 [此博文包含图片]  - 新幻界 - 《新幻界》——最靠谱的幻想文学电子杂志


木逸辰:呵呵。老左介绍下42其他人(惊奇,其他人都没在)。
lefty:其实都在42内部群热烈地讨论工作……
木逸辰:老左介绍呀,趁他们不在,可肆意宣扬之。
lefty:sheepwhite——就是羊白,我们的精神导师和未来规划者,科幻组统阶,科幻大讲堂前身帝都大讲堂的提议者——没有之一。
大荒孤络(昵称大黄)——九州组统阶,幻想界著名人士,英俊潇洒白脸小生,负责网站维护和学校联络。
孤独的万户——介绍和大荒一样,负责各种杂物。
梁清散——吴岩的学生之一,研究科幻多年的死宅男加已婚妇男……负责42的所有文稿和摄影。
8192——大家都熟悉的基佬,现在不是了,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XY——现在北邮幻文社社长,靠谱人士,42重要成员,现在基本上在做很多帮助我的事情,有点像我的助理。
另外必须介绍兔子等着瞧——科幻组著名人士和著名死评论家,帝都大讲堂策划人之一,42重要成员,超级靠谱人士。
另有锦妖,就是设计logo的姑娘。
lefty:基本介绍完毕。
木逸辰:据我所知还有小姬、夏笳、陈楸帆等人,老左也都介绍下。
lefty:小姬、夏笳、陈楸帆算吗?
木逸辰:不算吗?
lefty:算编外吧!给我们做了很多贡献。小姬客串了3次主持人,但是他们都是帮忙而已。
木逸辰:即正式成员就是介绍的这几个。来研讨下42的历史——帝都大讲堂是去年弄的么?
lefty:42历史源远流长……啊,这样的回答可以否?
木逸辰:很明显不行,太精简了,详细点。
lefty:42的历史。其实说起来复杂了就,用夏笳的话说,我们这 些人很早就是朋友了。最早应该追述到去年的帝都大讲堂,记得那时我才加入豆瓣科幻世界小组,兔子羊白等人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讲座,共4次,后来就杯具了。 然后我今年和羊白说想把讲堂接手,继续搞。当时受丁丁虫在科幻世界的采访启发,想搞进学校,然后就开始谋划。今年和学校商量好后,我们开了一次会,觉得要 想把讲堂搞下去,不仅是这一年的事情。所以为了更好地组织讲堂,我们成立了这个组织。
木逸辰:目前42已然是一个相当靠谱的组织了。今年的科幻讲堂活动算是42最主要的活动了。
lefty:是的。其实比较复杂的一个关系就是42是为了讲堂生,但又不全是为了讲堂生。
木逸辰:到目前为止也快近尾声了,老左感觉这种方式宣传科幻效果如何?
lefty:我觉得是部分达到。剧透一个先,年底可能会有一次读书会,但是我们还在计划中。
木逸辰:哦期待。
雨忆:出音频吧。呼吁很久的……
lefty:音频我这里有,但是一直没有出的原因是我们人手不够,不会剪辑啊。顺便打一个广告,其实42现在需要大量的专业人员呐。
木逸辰:部分达到,跟预期值相比呢?
lefty:部分达到是这个意思:我觉得这一系列活动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目标,也掀起了京城高校科幻迷的热情,也激发了作者和研究者的兴趣,也宣传了42;但是42在活动中越发觉得,科幻仅仅在学校是不够的,就吸引社会人群来说,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但起码我们的旗帜树立起来了。
木逸辰:恩,打出名声来了。
lefty:其实是超出我们的想象。
*七七*:超出想象是说影响么?
lefty:对,比我们想象的要好。
木逸辰:我觉得讲堂这个方式还是很不错的。以后这种方式会继续走下去么?有没有考虑做成一个品牌什么的?
lefty:既然树立旗帜了,当然是要品牌的。不过我们现在想的是,如何通过活动扩大品牌价值,然后做更多的事情。我一直说,要扩大影响,走向社会。
ABC:走向社会很难啊!信仰缺失。
雨忆:其他学校的讲坛可以和你们合作么?比如其他一些大学的讲坛组织。
lefty:合作是可以的,但是我们未来一年的重心是社会活动。
雨忆:社会活动是指?
lefty:社会活动其实源于我们成立的时候的一个对比。事实上,松 鼠会一直是我们一个蓝本和发展对比目标。我们觉得科幻不能仅限于小圈子,比如校园,所以想通过各种活动来吸引各种人群,让他们感受到科幻或者说幻想的快 乐,这类人群比如geek。又比如说,我们觉得科幻小说不一定是现在的这个受众,比如白领,为什么不能在地铁里看一部科幻小说呢?我们“全民科幻”的概念 和“你所不知道的科幻”的主题就是源于这个想法。其实我们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科幻不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样子,他们也应该知道点科幻,看点科幻。
ABC:成为全民的信仰!
lefty:我觉得信仰说过了,生活方式吧。
木逸辰:科幻走向大众还很难。
lefty:对啊!所以我们未来一年的目标其实是松鼠会初期那样,准备通过活动扩大影响。
木逸辰:42对明年的活动有什么规划?
lefty:我们明年一年属于公益社团吧!一个是读书会,由兔子等着瞧主持,主题和内容会宽泛很多,会很有趣。
木逸辰:奥,读书会。这个会在哪些地方举办?高校?还是像上次盖曼那样?
lefty:应该是社会场所。比如咖啡馆之类的。
木逸辰:恩,那这样开销更大吧?对一个免费的社团来说。
lefty:对!寻找赞助也是我们的近期目标之一。
木逸辰:恩,找到赞助就好弄很多了。老左现在宣扬一下全民科幻的理念,给大家洗洗脑。
lefty:其实全民科幻是和梁清散老师在西直门一个米线店提出来的。他对于日本比较熟悉,他说日本就很像全民科幻啊,比如动画片里的那些东西,很科幻,但是他们又能很好地接受那些。又比如那些轻小说。
木逸辰:恩,幻想是动画片的基础。
lefty:然后就有了这个说法。其实就是把科幻或者说幻想变成一种缺省设置,让每个人通过科幻得到快乐。不一定强调科幻的身份,但是我们要挖掘之。有一种在其中,又不在其中的感觉。
木逸辰:就是将科幻大众化。
ABC: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七七*:教人于无形。
lefty: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幻想,只是大家不注意而已。我们只是通过这些努力,让大家从中得到快乐。其实很多都是科幻啊!
木逸辰:想起松鼠会的全民科普的理念……
lefty:其实是弱化科幻的概念吧!比如好莱坞的很多大片,属于科幻,但是吸引人的却不是这个。
木逸辰:42今后有什么计划,老左可以透露下的?比如更加正规化,搞一些其他形式的宣传活动,与别人合作之类的?
lefty:读书会是一个计划。现在还在策划搞一个偏向于学术的系列 讲座,走进现代文学馆,首图这样的地方。会邀请陈平原之类的,这是明年的一个大计划吧!还有就是会搞一个沙龙弄一些很有趣的活动,这个是我在策划,但是比 较没谱。学校的活动上半年至少不会搞吧……因为今年的活动比较密集,明年要量力而行。
碧海情:老左以后毕业了会全职搞42吗?
lefty:我毕业要3年之后了……
木逸辰:42未来打算走成什么样子?
lefty:未来一年公益社团,再未来还没有什么确定的想法……
ABC:打算做成盈利组织么?
*七七*:总是这样义务的也不行吧?
lefty:我觉得,如果我们搞得好,盈利大家没有意见吧……
ABC:没意见,盈利才能保持继续搞下去啊!
lefty:盈利的方式有很多种啊!我们想通过其他一些方式,起码是保证收支吧!谈到钱我觉得总是很敏感,但是42要做好,必然方向是我们找很专业的人全职来做,这都是要花钱的。
木逸辰:42对科幻周边的产品有啥想法没?比如组衫啥的。
lefty:有,但是这个暂时没有考虑很详细。我们毕竟就这么多人,要有主次呢!必须提一句,非常感谢42志愿者。特别是录音整理组的志愿者的帮忙,比如碧海情同学就是其中之一。大家掌声!
木逸辰:志愿者们还是都很靠谱的。
forever:42现在有官网了没?总在豆瓣发布是不是显得小圈子了点?
lefty:有,42sf.net。网站是大黄维护的,还需要继续努力吧!
木逸辰:嗯。老左,42除了拉赞助还有没有别的生财之道?有没有考虑?
lefty:暂时没有。
木逸辰:有没有考虑以后怎么做?
lefty:一个是拉赞助,我们在申请一些公益社团的赞助计划。一个就是梁清散有些自己的想法,但是他没有透露!
木逸辰:梁老师居然有别的发财之道……
碧海情:和社区合作申请公益金怎样?
lefty:这个我没有考虑过。
嗒嗒嗒嗒:NGO么?
lefty:暂时算不上NGO,只要是申请了一些学生公益社团的计划。
*七七*:如果在社区,那么选择社区也很重要呀!
lefty:这个我们还没有考虑到。42毕竟还不是很专业,我们的人还是太宅了。欢迎各种专业人士加入。
木逸辰:基本上问题差不多了,老左爆些八卦吧!然后我们欢乐散场。
lefty:八卦……没有……我知道的八卦都不能说!
*七七*:有冷场迹象……
lefty:关键是我不知道小八卦……
*七七*:大八卦你又不说。
木逸辰:于是就没有中等的八卦?
lefty:没有……好吧,我说一个,42里面没有基佬……
木逸辰:。。。
ABC:。。。

鉴于老左不愿爆八卦,此次采访就此在冷场中结束。老左最终以实践证明了自己冷场无双的确不是自夸。在此感谢老左给我们带来对自己、对42工作组、对科幻大 讲堂的深入介绍,让广大不在帝都的幻迷们也能了解到这个靠谱的工作组,这些靠谱的幻迷们,以及他们各种靠谱的活动,希望42在靠谱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为中 国科幻文化的推广做出更多贡献。高呼一声口号:全民科幻!


我和科幻的故事
文/lefty
        从某种意义来说,科幻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现在选择的这一条道路,都得从某一篇开始……初中时候读过《缺陷》。那个时候何夕还用何宏伟这个名字。那是我偶尔从同学手里得到一期杂志,记得那期还有《橱窗里的荷兰赌徒》和《冰盖》。在我相对读得不算多的《科幻世界》里,这三篇我却总能记得清清楚楚。可能是初次的印象深刻,又可能是因为它们对我意义重大。
        我出生在某个大省的某个小城,自小就被教育得要对师长言听计从。但是乖巧表面下的我却长有反骨,一脸的腹黑。但那只是空有反骨而已。我看郑渊洁学会的“叛逆”,只是一个起点。至于下一步该如何走,其实我并不知道。说白了,这叫做故作姿态。少年时其实并不迷茫,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去迷茫。这个世界,在那时候,是简单而又狭小的。直到《缺陷》……
        原来还可以这样去思考。这是我读后的第一个感觉。虽然说我是一个喜欢看故事的人,但是《缺陷》给我带来的震撼是超越故事本身的。如果把它看作一篇科幻小说,《缺陷》可能只能称得上不错。但在那个时候,我却因此对时间、宇宙等一系列问题产生了探索的兴趣。思考界这个说法虽然显得空洞甚至无力,但我那被亚里士多德称为惊诧的好奇心,却就此产生了。后来,我毅然选择哲学作为自己的研究生专业时,却已经是那一系列事件结出的果实了。
        科幻小说——无论是《缺陷》、《橱窗里的荷兰赌徒》和《冰盖》,还是我之后读过的不少小说,首先给我打开了一面窗户,让我能够以另一种眼光审视世界。打开这扇窗户,首先是震撼和惊诧,然后无限美丽的风景在眼前。
        其实我和科幻结缘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我小时候唯一的大部头的读物是一个叫做《中外科幻小说大观》的书。记得它的前言冗长无比(那时候看来),介绍了科幻小说发展的简明历史。这本书我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完,现在也只记得其中的几篇。比如《铁鱼底鳃》、《生死第六天》、《铜像城》。那个时候看故事从不记作者的名字,甚至可以说是直接跳过,现在才发现那些名字多么熟悉。
        恍惚间,他们已经和我一起长大和变老。
        还记得《闪光的生命》,在听说柳大没的时候,面对电脑流下眼泪。为一个人和一篇文如此动情,这是第一次。前几个月看了《鼠年》,很是感动,无奈却又悲哀。科幻小说其实在改变我的生活的同时,也慢慢融入了我的生活。
        我的毕业论文和一次学年论文都选择了科幻小说作为题目。除了兴趣使然,还有梦想的因素在其中。看了一些小说,有国外的国内的,便总会希望中国科幻能够更加繁荣,更加美好。也读了一些理论著作,自然便也希望能够——我本科是学中文的——为科幻做一些事情。那怕是在科幻是什么这样的讨论中,多一种声音和观点,也是好的。
        而现在,无论是对于我自己还是对于中国科幻来说,我都想说:路在脚下,更在前方


原载于《新幻界》2009年12月号(第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